发新帖  新投票  回帖  关闭侧栏
3807个阅读者,51条回复 | 打印 | 订阅 | 收藏
隐身或者不在线

发表时间:2018-12-6 08:55

[金沙城线上娱乐平台]苏维埃逸史:革命与爱情



宋长琨 发表在 参考文摘 华声论坛 forum-49-1.html


苏维埃,更能体现家庭的温暖和亲情的呵护,那是一个大家庭,每个人有数不清的亲人,如老父亲般的主席、总司令、部长、校长、总参谋长,有兄长一样的师长、连长,指导员替战士缝补衣服、校长送学员小鸡,主席和大家分享红烧肉。到了革命的队伍,如同回归自己的家庭。有大家庭的“大我”之公,也有个人婚恋、家庭的“小我”之私。苏维埃不乏浪漫的爱情故事,革命者也有婚恋,革命者也有家庭,革命者也有浓重的亲情。

隐身或者不在线

回复时间:2018-12-6 08:58
恋爱研究社
张国焘鄂豫皖到苏区不久,就开始了大规模“肃反”。1931年冬的白雀园大“肃反”主要针对红军干部,此后又把鄂豫皖根据地地方党政机关和群众团体、地方武装作为重要目标。汪荣华在英山县少共妇女部工作,有一天早晨醒来,发现往日嘈杂的大院冷冷清清,一打听,才知道夜里刚刚搞了大逮捕,县委部长以上干领导都被抓起来了,后来他们大部被杀掉了,他们的罪名有“AB团”,有“改组派”,也有“第三党”。还有的罪名是参加了反动组织“恋爱研究社”,汪荣华熟悉的一个女同志,就是这个罪名被抓的。

隐身或者不在线

回复时间:2018-12-6 08:58
林一人
杨善集从苏联回国后,任共青团广州区委书记。妻子林氏也来广州,杨善集给她提出了三个要求:第一,要做工,不能靠丈夫生活;第二,要做新时代的妇女,进夜校学习文化;第三,要做点妇女解放的工作。他给林氏讲了很多革命道理,开导妻子投身革命事业。他说:“我叫你出来是让你做工的,不是让你当太太的。我当书记也是做革命工作,不是当官做老爷。我每月只有六元生活费,不能养一个不干活的太太。”要革命、要独立,先从名字开始,杨善集给林氏取名“一人”,说:“‘一人’,就是要做一个真正的人,要做一个为妇女求解放的人。”林一人在杨善集的帮助下,从一个目不识丁的农家妇女,成长为革命战士。1927年,杨善集牺牲后,林一人继承他的意志继续革命,并加入中国共产党,被选为琼崖特为委员、广东省委委员。1931年,林一人同志牺牲于琼东县龙胆村。

隐身或者不在线

回复时间:2018-12-6 08:59
为皮还是为肉
保安县九嘴坡的地主同拔贡,是刘志丹的岳父,刘志丹妻子同桂荣是他的女儿。同拔贡不赞成女婿、女儿参加革命。刘志丹却经常派人到岳父家“借”枪、筹款,同拔贡既不愿给枪,也不愿给钱,但在游击队胁迫下,才勉强地给了几枝破枪,偶尔也交出点些钱来支援红军。1932年冬,刘志丹得知同拔贡从杨虎城军队弄来了不少枪支,命令部队包围了他家的“土围子”。同拔贡知道不妙,爬到土寨子上,问:“你们打狐子是为皮,还是为肉?”刘志丹派人传话:“为皮。”同拔贡说:“为皮不要打了,我马上送给你们。”同拔贡把枪一捆捆送了下来。同拔贡与刘志丹翁婿见面,说:“上次你派人来借枪,这次又派人来打我,是不是想刮我身上的肉?”刘志丹微笑着开导他革命的道理。同拔贡说:“我不懂,乡里乡外的穷老百姓都称是恩人,可你没有为我想想,这年月,兵荒马乱的,我不弄点枪自卫怎么办?”他还说:“你六亲不认,我还得认,我这个家交给你们了,你爱怎么办就怎么办吧。”刘志丹说:“我们暂借吧!”说罢,派人取走了枪支,弹药和金银财物。

隐身或者不在线

回复时间:2018-12-6 08:59
父亲收起了眼泪
步兵学校八连指导员魏洪亮的父亲,来到学校,向他哭诉,家里又添了一个小弟弟,母亲又身体不好,想他了,让他回家看看。魏洪亮是指导员,按规定排以上干部不准请假。经不住父亲的苦求,魏洪亮硬着头皮,去找陈赓校长。陈校长说:“带你父亲下午来一趟,我和他谈谈。”下午,魏洪亮和父亲一起来了。校长迎了出来,抓住父亲的手:“老哥,你好啊,听说你又添了个儿子,又是一份革命力量啊!”进屋后,发现桌上已经摆上了几道菜,还有一只鸡。陈校长说:“老哥,今天请你来坐一坐。”大家坐下后,陈校长和老魏二人拉起了家常,问家庭的生活,了解村里赤卫队的情况,也谈了魏洪亮在部队、军校的表现,说:“老哥,你养了个好儿子,他们连是模范连,搞得很不错。”老魏越听越高兴,两个人聊得如老熟人一样。陈校长说:“老哥,现在学习、训练很紧张,又准备对付老蒋的‘围剿’,不能放你儿子回家了。”父亲连声说:“行,行,我同意,我同意。”临出门,陈校长还送了父亲半匹布。第二天,老魏高高兴兴地离开了军校,临走还对儿子说:“你们的陈校长真是个关心咱穷苦人的好人啊!”

隐身或者不在线

回复时间:2018-12-6 09:00
冬瓜罪
1929年,在朱毛红军的影响下,江西赣县湖江搞起了革命,袁奕福是暴动队队长。后来,袁奕福被国民党逮捕,五花大绑押赴刑场,他挺着胸膛,从容走过小街,沿途高呼:“打倒国民党反动派!”“中国共产党万岁!”敌人砍掉了袁以福的四肢,然后让他在沙地打滚受痛至死,还把这叫做“冬瓜罪”。袁以福死后,十四岁的儿子袁以辉,立志为父亲报仇,参加了红军,后来成为红军的电台队长。

隐身或者不在线

回复时间:2018-12-6 09:00
《婚姻歌》
红四方面军妇女独立团跟随大部队行军,遇到困难,就唱歌。如《婚姻歌》:
妇女痛苦多,
包办婚姻结一个。
媒人进了门,
她说来关亲。
不能成亲说成亲,
说得凉水都点灯。
爹娘把话明,
礼钱要百文。
又说女儿菜籽命,
婚姻由父母来决定。
这样结的婚,
逼死多少人。
不是扑河就吊头,
妇女好伤心。
早起就天光,
出了共产党。
自己婚姻自主张,
妇女得解放!
努力工作为革命,
革命成功我选一人,
阶级成分要贫农。
一不要大轿,
二不要喇叭,
亲自到他家。

隐身或者不在线

回复时间:2018-12-6 09:00
政委的慰问品
鄂豫皖苏区第五次反“围剿”失利,红二十五军断粮,指战员以麦苗、苦菜、榆树叶充饥。军政委吴焕先安排说:“饿着肚子怎么能打仗,要想方设法截获敌军给样,筹集粮食,让战士们吃饱。”这时,吴政委妻子从远道赶来看望他,带了一只鸡和十几个鸡蛋。吴政委拿到这些东西,高兴地把警卫员小廖、小赵喊来,说:“你俩把这些东西送给伤病员吃去。”看他们二人为难的神色,政委又说:“伤病员更需要这些东西,懂吗?”二人无可奈何地答道:“是!”

隐身或者不在线

回复时间:2018-12-6 09:01
吴焕先一家人
红二十五军政委吴焕先,父亲、哥哥、嫂子、弟弟等六口人全被敌人杀害了。吴焕先的母亲,为免遭国民党迫害,流落外乡,四处乞讨。一次要饭到军部驻地,战士们想把老人家挽留下来,可老人直到部队战事紧张,吃住困难,见了儿子一面,说了几句话就悄悄走了。后来,老人家被国民党兵困死在夹墙之中。吴焕先的妻子,听说部队困难,把仅有的一只鸡和十几个鸡蛋送来给丈夫,自己却在几天后活活饿死了。

隐身或者不在线

回复时间:2018-12-6 09:02
王树声的兄弟姐妹
王树声家,王宏文、王树声兄弟13人参加革命,王宏文等12人均为革命奉献了自己的生命,13兄弟只有王树声一个人活了下来。

隐身或者不在线

回复时间:2018-12-6 09:02
王宏坤的家人
1932年红四方面军离开鄂豫皖后,王宏坤的母亲讨饭过活,那年的大年三十,她在又饿又冻中死去了。王宏坤二弟宏胜,任红二十五军连长,1933年夏在“大肃反”中被错杀。三弟宏应,在红四军当连指导员,反“六路围攻”时负重伤牺牲。五弟宏衮,在家乡照顾父亲。四弟宏清,1938年参加革命,第二年入党,参加抗日战争和全国解放战争,武汉钢铁公司离休,2014年去世。

隐身或者不在线

回复时间:2018-12-6 09:03
最后一瞥
1921年11月中旬,中央派张太雷到广州,组织起义,马上就要动身出发了。张太雷嘱咐妻子王一知,让她等他的信,等他到了广州,找好地方,安排妥当她再去。11月20日,正是王一知生产满月的一天,张太雷就在这一天早晨四点多钟,天还未明的时候起身了,他谁也不惊动,自个儿提着一口箱子出门去了。王一知本来想把女工喊起来,为他做点吃的,他不同意,说:“人家忙了一天,第二天还得干,不要让他半夜再起来,我自己上了船会买东西吃。”张太雷也不让王一知起来。王一知几次要起床,都被他拦住了。王一知只好坐在床上,目送丈夫走出门去。当王一知看着张太雷的背影——高高的个子,宽宽的肩背,右手轻松地提着一只箱子,穿着骑马裤的长长的腿,跨着轻轻的步子走出门去了。她哪里知道,这是对丈夫的最后一瞥!这次分离就是永别!十几天后,张太雷在广州起义中牺牲了。

隐身或者不在线

回复时间:2018-12-6 09:03
彭湃与蔡素萍
彭湃身材适中,长得很俊秀,椭圆形的脸孔,耸直的鼻梁,两道俊眉,配着一双明彻的眼睛。1912年,彭湃十六岁,家里给他娶了媳妇,名蔡素萍。婚后,彭湃教诲素萍学文化、求进步。在彭湃的鼓励帮助下,素萍放了脚,开始学习文化知识,慢慢变成了一个新人。1917年夏,彭湃留学日本,家里只有素萍一个人知道,她把自己的私房钱拿出来给丈夫作旅费。后来,又在彭湃的影响下,素萍参加了革命,成为海丰县妇女协会的干部。海陆丰苏维埃政权失败后,蔡素萍被国民党逮捕,杀害于海丰城外车站。那时,她刚刚生下第三个男孩后一个多月。

隐身或者不在线

回复时间:2018-12-6 09:03
黄苏梅
一次,韦拔群和妻子黄苏梅二人被国民党军队围困在一个村庄里。黄苏梅挺身而出,穿上韦拔群的衣服,掩护韦拔群突围出去了。黄苏梅自己,却被国民党军俘虏、杀害。

隐身或者不在线

回复时间:2018-12-6 09:04
瞿秋白《哭母》
因家境贫困,读中学的瞿秋白失学了。这一年过年的时候,他的母亲为此自杀了。瞿秋白祖母生病欠下很多药钱、去世又欠下管材钱,帐条堆起来有一寸厚。年关前后,债主来讨债,靠卖画糊口的父亲既无力尝债,也不能担负起大儿子瞿秋白的学业。正月初二,母亲吞了红头火柴,自尽了。瞿秋白有《哭母》诗祭母亲:
亲到贫时不算亲,
蓝衫添得泪痕新。
饥寒此时无人管,
落在灵前爱子身。

隐身或者不在线

回复时间:2018-12-6 09:04
开导开导婆姨
1935年,陕北苏区公布了婚姻法,但却出现了新情况,夫妻因口角闹离婚的突然增多起来。刘志丹注意到这个问题,问同志们:“离婚是穷人多,还是地主老财多,男人多,女人多?”同志们告诉他,穷人离婚多,女人提出离婚的多。刘志丹说:“人穷闹离婚,一个穷汉好不容易讨个老婆,离了还会高兴?”又说:“我们以后要多想办法,开导开导婆姨,要好好搞生产,不要光闹离婚。”

隐身或者不在线

回复时间:2018-12-6 09:04
我总是要回来的
在彝良县城,一个驻军连长怒打土豪,县长对他也无可奈何,这件事给罗炳辉触动很大,他决心当兵。1914年,那年十七岁、已经做了孩子父亲的罗炳辉,离家出走,去投军。路上,遇到年已七十的老岳父,颤颤巍巍地劝他说:“二姑爷,你还不回家照料小孩子……”不管怎么劝,他只是横下一条心,说:“我总是要回来的。”

隐身或者不在线

回复时间:2018-12-6 09:05
护国丧家
袁世凯称帝的那一年,罗炳辉正式成为滇军的一名炮兵。随后,他参加了护国战争。随之而来的,却是一个个家庭的悲剧。母亲被恶霸逼死,妻子改嫁他人,父亲又被诬告持刀伤人身陷囹圄。罗炳辉要回家报仇,但营长制止了他,说会替他申冤的。营长给彝良县去了一纸公文,没有什么效果,也就却不了了之了。

隐身或者不在线

回复时间:2018-12-6 09:05
卢冬生的托付
红二方面军在草地行军中。一天晚上,卫生部长贺彪和四师师长卢冬生躺在草地上,望着满天的星斗,谈了一个通宵。谈革命经历,谈家庭,无所不谈。卢冬生对贺彪说:“老贺,我有一个小妹,少时卖给人家当童养媳,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。疆场征战,生死难卜,如果我牺牲了,你要在革命胜利后帮我找到小妹。”贺彪答应了卢冬生的要求。那天的话,不幸言中。1945年12月卢冬生在哈尔滨牺牲。解放后,贺彪通过各种关系寻找卢冬生的妹妹,都没有结果。贺彪每每想起来,都深感歉疚,自己没有完成老战友的嘱托。

隐身或者不在线

回复时间:2018-12-6 09:07
方志敏的初恋
方志敏在南昌读书时,结识了一个女朋友,是铅山县人。二人感情很好,方志敏曾经到铅山去过那个女孩子家。后来,这个女孩子变化了,讲穿着,爱打扮,赶时髦,图安逸。多次沟通、劝说无果。方志敏说:“我是一个投身革命事业的人,不能设想在革命征途上会一帆风顺,一旦遭到挫折和失败,就得过流亡生活,以致献身。如果找一个崇尚奢华、贪图享乐的女子为伴,就不可能期望他那时还爱我。”于是,与之来往渐少,最终分手了。

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
你的用户名: 密码:   免费注册(只要30秒)


使用个人签名

(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!并遵守相关规定
   



Processed in 0.032612 s, 9 q - 无图精简版,sitemap,
博聚网